广场之冬

广场的冬天,静谧多于喧嚣,正是与大自然对话的时节。

在广场西区,您可能会在鹅掌楸下发愣。这个又名马褂木的乔木,怎么说落叶,就落得一叶不挂了呢?曾经的秋叶金黄、秋花张狂,因为冬风的雕凿而枝干溜光。鹅掌楸叶形如马褂:叶片的顶部平截,犹如马褂的下摆;叶片的两侧平滑或略微弯曲,好像马褂的两腰;叶片的两侧端向外突出,仿佛是马褂伸出的两只袖子。就是这种树型端正、叶形奇特的鹅掌楸对二氧化硫等有毒气体有抗性?

在沁香园,桑树惹人回忆六月食椹的场景。组织部的杨奇问哪里有桑叶,我邀他到树下,他采桑叶供其乖宝宝养蚕宝宝,我摘桑椹尝鲜。孩提时代,温泉岔路口有个蚕种场,我和一帮总角垂髫从温泉小学徒步数公里,图的是采叶饲蚕,桑椹解馋的后果是唇乌舌黑。桑树根系发达,生长快,萌芽力强。数年前,我在潜山上栽了一株,一瞅空就约驴友敏、晖去看一看。

在紫薇树旁, 杨万里诗犹在耳畔:似痴如醉丽还佳,露压风欺分外斜。谁道花无红百日,紫薇长放半年花。因参与廉文化“一地一品”的相关工作,认识了崇阳名人熊毅,他建议在崇阳廉文化园内的痒痒树上标记“花无百日红,人无千日好”。因为方言和语速等原因,我一时还没反应过来,待其点拨,便知道紫薇的别名叫痒痒树,亦明白“莲花最红,人廉最好。”

广场上还有灯笼树等很多观赏树种,遗憾的是它们大多落叶迎冬。这可苦了曾经在广场树林花草间嬉戏的鹧鸪、麻雀等留鸟。要想见到这些可爱的精灵,可以在广场东侧和南侧的香樟树上找到它们。樟树籽黑浆多,可供小鸟果腹过冬。只是啄食后的樟树籽和排泄物掉到人行道上,清洗干净不是那么容易。害得环卫工先用扫帚再用锹,最后拿高压水枪冲刷,才能还人行道以本来面目。

冬日暖阳之时,广场人气渐旺。老邻居镇爷爷,多年来坚持绕广场慢跑,不慌不忙。阅报栏前,时而有人头攒动,相识不相识的读者评起报来有问有答一唱一和。沁香园的长椅上偶尔有文学青年在朗读美文,广场西区的运动设施偏有冬练三九者冒寒光顾。

美中不足的是,近几年冬天,咸宁下雪不多,广场雪覆盖也不厚,雪凝期极短。咸宁的寒意可能是让美誉度越来越高的温泉驱走了,到咸宁泡温泉、爬潜山、逛广场、赏街景、饮红牛,喝黄鹤楼酒等等,这一切,你知道我在广场入口处等你吗?(作者:柯建斌)

咸宁发布二维码

欢迎关注“咸宁发布”微信公众号

① 打开微信——发现——扫一扫,扫描左侧的微信二维码关注。
② 打开微信——通讯录——右上角“添加”,搜索“咸宁发布”
  或“cnxn2015”关注。

欢迎关注“咸宁发布”微博

我有话要说

已有 条评论 , 查看评论
请在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的前提下发表下列看法。 (发言最多为2000汉字)
(您输入的姓名/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) 匿名 验证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