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场之春

好友靓虎在微信朋友圈上发了四张繁花似锦的图片,我傻傻地问:“哪拍的?”他幽幽地答:“广场呀。”

是啊,每天穿梭于咸宁人民广场,还真忘记了拍几张风景照。心动不如行动,下班的路上,我拿手机猛拍了一阵,往朋友圈里一撂,点赞沓来。

广场美,广场四季美,广场之春最美。有打油诗为证:淦水南岸白鸽飞,同心桥边绿柳垂,人民广场春花斐,幼儿城堡声鼎沸。

最早知春的是广场上的树。春风舞动之时,紫薇树还是那么淡定,光秃秃的树干上仍顶着去年的花籽;黄杨等常绿树也只是随风婆娑,宛如村姑;去岁落叶的桑树更能透露春意,那一簇一簇绿“疙瘩”鳞次栉比,煞是可爱。法国、白俄罗斯、匈牙利等国际友人栽下的友谊林全是桂花树,桂花树老叶苍翠新叶碧绿嫩叶葱绿,三叶三绿,不是春花胜似春花。

最懂春暖的是广场上的花。广场北面有成排的紫玉兰,对称的栽植,满树的花朵,硕大的花盘,来往的路人禁不住这唯美的诱惑,或在树下津津乐道,或用相机咔嚓拍照。广场西边的桃花林,或粉红,或浅红,或白瓣落而绿叶出。广场左侧的含笑己含苞待放,想必很快会张开霜白的花瓣、吐放沁人的花香。草坪上,一些不知名的野花也不甘示弱,或开出蝴蝶状黄花,或长出蜻蜓状,或是一串黄,或是一簇紫,同事小木姐、刘三姐说,不排除是园林工人有意无意地播种。

最恋春光的是钟情才俊怀春女。他们一会在广场西北的垂柳下窃窃私语,一会在广场西侧的花丛中拍摄婚纱秀,洁白的婚纱、娇羞的新娘、西装革履的小伙子、不断变换角度的摄像师,也为这广场再添风景线。眷恋春光的还有些许不知名的小鸟,也不知道怕人,在广场上和路人比竞走、比跳高,时而从眼前掠过,时而在树梢叽叽喳喳……

儿童放学归来早,忙趁东风放纸鸢。最爱春风的是少年,你看,他们或由父母相伴,或约玩伴同行,一只只风筝如鹰如燕在广场上空千姿百态,一张张笑脸在阳光照耀下格外稚气,纵是汗流浃背,仍不愿收线回家。

此时春雨不知趣地来了,阴雨连绵,斜风细雨中,广场上落英缤纷,一片红绿。广场四周的樟树叶呈现出“四种形态”----树下落叶枯黄,树上老叶深红,枝头茂叶鲜绿,冠顶新蕊嫩黄。勤劳的园林环卫工人,小心地扫拢落叶和落花,归集到树根,可谓“落花不是无情物,化作春泥更护花。”

望着青年书法家覃修毅在广场勒石上写下了“沁香园”三个字,我思绪绵绵,“沁香园”是广场建设者、管理者对咸宁人民的馈赠,更是我等市民对这“香城广场美,泉都芳草菲,环卫洒汗水,市民得实惠”发自内心的、直白的感恩。(作者:柯建斌)
咸宁发布二维码

欢迎关注“咸宁发布”微信公众号

① 打开微信——发现——扫一扫,扫描左侧的微信二维码关注。
② 打开微信——通讯录——右上角“添加”,搜索“咸宁发布”
  或“cnxn2015”关注。

欢迎关注“咸宁发布”微博

我有话要说

已有 条评论 , 查看评论
请在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的前提下发表下列看法。 (发言最多为2000汉字)
(您输入的姓名/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) 匿名 验证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