通山米泡茶

  米泡茶是流传于通山民间的美食之一。不仅承载着我太多快乐的回忆,也是很多“80后”的童年回忆。

  上世纪八十年代,那时家中生活还非常贫苦,父母忙于生计,经常将我和弟弟放在爷爷奶奶家。

  爷爷奶奶家住在通山洪港临近江西的一个偏远小山村,那里的家家户户都有几亩水稻,所有庄稼人都特别的爱惜粮食,爷爷奶奶更是如此。最开始奶奶都会将我们吃剩的米饭摊放在簸箕上,积少成多,一年下来,便攒下了不少。

  米饭晒干后,是硬硬的,然后被装进一个干净的麻袋中。那时,我还小,并不知道奶奶为何会做这些。奶奶则说,要给娃娃们做米泡茶。

  下半年时,村里来了一个陌生人,于空地一坐,置一铁炉,炉中烧的都是干果壳,上面架一乌黑的生铁铸的陶式样的转炉。腹大、弧形、两头尖。拉一长布制的筒状物,接在口上,旁边还有风箱等物件。

  爷爷抱着弟弟拉着我,奶奶背着麻袋,穿过人群,来到那人跟前。炸米泡的人收了米,把米量好,投入转炉,拉动风箱,火“呲呲”地燃烧,那炉中温度升高,气体膨胀,生米、熟米都在瞬间变成米泡。

  最惊天动地的是开炉那一刹,凭空一个炸雷后,大量的气体蒸腾。这样的动静一起,来的人更多。爷爷从装米泡的麻袋中,捧一把塞到我们的手上、尝到口中,那滋味又暖心又甜蜜。

  童年里,口袋里装满米泡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开心。米泡在制作时加了糖精,膨胀后的生米脆脆的,可以充饥,可以打发肠胃。

  最妙的是,米泡还能泡着吃。既当零嘴,也能当正餐。拿一玻璃杯,投米泡于内,开水浸泡,米泡自然就泡开了,如果觉得味道不够,还可以加白糖、红糖,甚至加上姜、葱、盐、茶叶。

  用筷子搅动,边搅动边享用,还会听得到开水渗进干米泡的细微声响,又爽口又解渴,而且还能充饥。

  米泡在热腾腾的水里膨胀,那汤水的甜蜜滋味,对娃娃们来说是奢侈、惊喜,也是享受。热情好客的通山人很善解人意,后来,米泡茶也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成了他们待客的特殊方式。 (记者 朱亚平)

咸宁发布二维码

欢迎关注“咸宁发布”微信公众号

① 打开微信——发现——扫一扫,扫描左侧的微信二维码关注。
② 打开微信——通讯录——右上角“添加”,搜索“咸宁发布”
  或“cnxn2015”关注。

欢迎关注“咸宁发布”微博

我有话要说

已有 条评论 , 查看评论
请在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的前提下发表下列看法。 (发言最多为2000汉字)
(您输入的姓名/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) 匿名 验证码